7net 羅智強專欄-新領袖的社群力:金鋼狼加趙子龍

從柯文哲到川普,「語出驚人」的政治人物風起雲湧,傳統型政治人物的空間似乎愈來愈小,新媒體時代的政治工作者,會展現什麼樣的風格?必須具備什麼樣的社群力?

先來看傳統政治人物,如何處理他的公共關係。

在社群興起之前,傳統政治人物尋求的是「穩重的形象」與「風險極小化」。「不犯錯」被奉為圭臬。遇到媒體的質疑與挑戰,「依法行政」與「不評論個案」是兩大公式。

但好像李立群有名的相聲段子,官員們在鏡頭前看似說了很多,實際一想又好像什麼都沒說。

到了選舉競爭比較激烈、需要塑造政治人物明星魅力的時候,光靠這樣的說話風格已經不再足夠,萬一面對暫時沒有好解方的兩難議題,政治人物會做「有前提式的承諾」,例如:「等到民意可以接受的時候,逐步推動…」、「在不影響周遭居民的前提下…」,這樣既可以暫時滿足選民的期待,又不致於在做不到的時候明顯跳票,但後來,人民聽久了則開始厭煩,不再買帳。如此漸漸動搖民眾對體制的信任。

因為人民會發覺,撥開政治話語的迷霧,最後的改變與自己的期待明顯有落差,政治人物則隱身在體制的後面,表示自己的無奈。

在這樣的無奈中,柯文哲旋風便橫空出世。在柯文哲的眼裡,有案皆弊,無官不腐,道路一直修補,是因為「綁樁腳啊、要分啊」,松山機場「只是方便總統逃亡」,類似的發言當然充滿偏見,事後驗證,許多政見由於隨興而發、即興而為,也缺乏實踐可能性而頻頻跳票。但在旋風突起時的柯文哲表現於外的是一種:「我只是說出大家想講又不敢講的事」的印象。這種「直率之真」,將他扶上了市長之位。

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的當選,也有著類似的社會心理脈絡。川普當選之後,他的許多政見必然跳票,或至少得大幅修正,否則無以為繼,但從柯市長的例子來看,選民好像也不見得那麼在乎。在選舉過程中,對傳統政治工作者不再信任的選民,要的是一個「大改變」的可能性,至於這個可能性,是「更壞的可能性」還是「根本不存在的可能性」,他們已經失去了耐性。

當然,今天柯文哲的民調已經快速下跌,反面地揭示政治存在的結構性框架,這結構性框架,不管是政治世家或參政素人,都受其框限。又或者,由於這種結構性框架,使得「說話直率」的政治素人,一旦勝選,成為必須為施政結果負責的政府首長時,也將「傳統政治人物化」。

畢竟,公共事務經緯萬端,誰有把握自己能夠了解全貌,誰又有能力對每一件爭議都表態?民眾期待的「超人」,實際上並不存在。一般民眾講話可以「爽」就好,握有公權力者,人民卻是期待你可以提供一個「答案」,一個可以解決問題的答案。但能夠執行的答案卻不是那麼簡單。

另一方面,時間是有限的,如果一個政治人物什麼事都想做,結果就是一件事也做不成,因此對於還不在優先清單上的議題,也會傾向模糊回應。不說別人,就以政治素人柯文哲市長而言,他在上任後,也有屬於他的模糊回應公式:「該怎麼辦就怎麼辦。」

特別是在網路社群時代,新領袖所必須要具備的社群力、溝通力,就是得在200字內表達觀點的能力。這個觀點既不能違背人民情感,也不能偏離現實的框架,且必須要給人民感受變革的魄力。

但這當然不容易,對政治不夠了解,乃至於7net購物網瞧不起政治專業的素人,容易流於打「空包彈」,時間久了也會被看破手腳;而已被體制制約的傳統政治人物,講話不著邊際,一樣難獲青睞。

另一方面,新領袖也必須要有站在第一線應變的能力。發言人的角色與功能減弱,必須有能力親自面對十八銅人陣,親上火線,面對挑戰與質7net疑,不但得有水裡來火裡去的功夫,也要有不怕受傷與和金鋼狼一樣的快速療傷能力。

總言之,政治人物被幕僚層層保護的時代,已經過去了,未來的社群力,考驗的是政治人物有沒有趙子龍一般,七進七出、勇悍衝鋒的能力。

(作者為野台發起人)

(中國時報)

3AA8B1E3509812CA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